影视
主页 > 影视 >

韩剧《我的 ID 是江南美人》:整形也无法拥有美好人生

时间:2018-10-13 17:48 编辑:小尚 来源:女人迷 标签: 阅读:

近日热议韩剧《我的 ID 是江南美人》以整形议题为切角,引观者思考,为何变美了,仍无法消除歧视?

近日热议韩剧《我的 ID 是江南美人》以整形议题为切角,引观者思考,为何变美了,仍无法消除歧视?
 
改篇自韩国人气网络漫画的 JTBC 金土剧《我的 ID 是江南美人》,近月成为韩国社会最广为热议的其中一套剧集。剧集主要剧情讲述不论外貌与身材皆不讨好的女主角姜美来(林秀香 饰),为了摆脱被同学与朋友欺凌与歧视的目光,决定在考进大学前的暑假,到整容医院为自己改头换面。
 
换了脸,也成为美女的姜美来,只想从此过着如平凡一般的大学生生活,只可惜事与愿违,她标致外表却引来男生带给自己另一种感到冒犯与不舒服的注视,而身边另一位充满机心的大学美女同学玄秀雅(赵宇丽 饰),因妒忌美来而私下多次让她惹上麻烦,幸好美来的中学好友都炅锡(车银优 饰)多次出手相助,才能为她解脱问题。
 
剧集《我的 ID 是江南美人》的主线内容虽然包含了大学生活的多种面貌,但实际上剧情中更主要希望带出的,其实却是关於韩国社会如何沉溺於只着重与看待五观外貌与身材的反思。
 
父系社会中「物化」女性
 
剧中女主角姜美来从小时候开始,就因爲身型体胖,外表长得丑而不断遭受到同学嘲笑。那时的美来,正如她在第 1 集的读白中提到,她一直不会向那些欺负他的男同学罢休,每一次被针对攻击,美来也会主动还击,只是同时亦会招到那些男生更大的报复。对那些顽皮的男学生而言,美来当然不是他们的「慾望投射」对象,而是开玩笑的目标。但无论如何,从那刻开始,美来活在这样的韩国社会环境下,已无可避免地成为了男性主导价值观的「物件」而已,彻底地被「物化」(objectified)。
 
心理学家芭芭拉·弗雷德里克森(Barbara Fredrickson)与罗伯兹(Tomi-Ann Roberts)针对女性在当下社会中的形象,提出了「性对象化」(Sexual Objectification)或被称为「物化」的概念。她们指出,在男性为中心的社会内,因主流价值观与审美观都由男性掌控,女性活在这种社会环境下,只会被视为服务男性的「物件」,并且仅只是用作满足男性「慾望」消费对象而已,没有主宰自我身躯的权力。(推荐阅读:兔女郎不脱了!我们该为《花花公子》不再刊登女性裸照开心吗?)
 
情况就如剧中第 6 集里,当时一众女大学生参加大学的祝祭活动时,在主理膳食的摊位内,由於有些外表较标致的女学生离开後,只留下了那些脸蛋普通与身材并不出众的女同学在摊位,没人能干招待生的工作。一位高年级的大学男前辈便忽然感到不满,指骂那些外表不吸引女学生,还有对她们的打扮与身材品头论足。那种情况,正就是反映出在男性主导的社会中,女性的唯一功能,就是要满足他们的性慾望,并按着男性眼中完美女性的期望打扮便已足够。若然自己不能达到男性要求的标准,便会被视为「不正常」,需要透过节食、减肥,甚至整容,来满足他们的慾望。
 
对女性犹如「捕食」一样
 
另外,剧集中也着墨不少现时女性在大学生活环境中面对的种种「苦况」,当中特别是面对着犹如狮子扑兔般的男前辈,对她们势凶夹狼地强迫追求,为女生们带来无比压力的问题,亦值得韩国社会反思这类问题的存在。
 
就如剧中第 2 集里,当时一众女大学生参加迎新营活动时,身为前辈的男同学一看到那些外貌标致的女新生时,不但会公开地以排名来对她们的脸蛋与身材评价,甚至会借以前辈的身份,要求女新生作出种种尴尬,但能满足他们一己私慾的过火行为。例如剧中绰号狗大爷的金灿宇,便经常藉着参与新生活动结识女同学,而且更曾经摆架子,迫令女主角姜美来要成为的他的女朋友,叫她内心感到极不舒服。有曾经参与过各式各样大学活动的人,也不会对这类大学男生感到陌生,剧中呈现出的情况大体上与现实环境相同。但正如剧集里所带出的反思,我们如何让女生可以摆脱那些男同学种种咄咄相逼的行为,避免再受到欺负,从学生敢於公开投诉,校方亦勇於正视这类问题,绝不会继续纵容事实继续发生,叫男生明白不能在不尊重女性身体的前题下,冒犯她们,才能从根源中解决这种问题。
 
「自我物化」与整容问题
 
当然到了 21 世纪的今天,我们不能回避处理韩国社会内父系当道,阻碍尊重女性拥有平等身份地位的问题,但透过《我的 ID 是江南美人》一剧中姜美来的角色,其实原着作家也有意延伸这种女性被「物化」的争议,至是否有女性「自我物化」的可能存在。剧集里女主角姜美来当然早年因为外表问题,成为同学集体欺凌的对象。但正是不幸地遭到男生攻击,更使美来越来越感到自己的外貌与身材的「不正常」,因而她便凭着不屈不挠的意志,决定以减肥来重获自信。
 
但随着肥胖的问题过去,脸蛋的缺憾又使美来一直得不到男生的宠爱。意志消沉的美来,除了经常用头发遮住自己的脸,也越来越讨厌看到自己的脸,更因而不愿意拍毕业照,最後她甚至决定不惜自杀来寻求解脱。美来一心寻死,正是因为她从小便面对着庞大的歧视眼光,久而久之她便慢慢接受了为别人的判断而活,而亦把他人对自己的眼光,视为自己对自己的肯定来源,从这层面来看,美来便因创伤而跌进了「自我物化」的不能自拔阶段。
 
此後,她进行了美容外科手术,换了一张新脸。只是,她亦从此不知不觉地养成了一种以评分,来看待身边所有其他女性的审美习惯。在乘地铁、甚至在遇上初次见面的朋友时,也会先以她们的五官作评分,来衡量她们的为人。剧中刻意呈现出美来存有这种习惯,正是要我们反思活在以男性主导的韩国社会之内,女性因不自觉地陷入了「自我物化」的危机,不断无止境与不知为何地,追求标准化的身材与脸蛋。
 
整容也只能是「江南美人」
 
拥有一副不讨好异性的外貌,剧中的女主角姜美来从少便因受尽欺凌而失去自信。但为了重建自我,还有是争取获得平凡的生活,纵然要家人承受手术费的债务问题,也毅然踏上整容的不归路。手术过去,美来当然能够凭新的脸孔,重获自信,只是她所期望得到犹如平凡人的生活,却未有随而之来。
 
从踏入大学迎新活动开始,美来因为那副新的标致脸蛋,反而成为了一众大学男生争相关注的对象。面对着那些男生带有冒犯性的目光,虽然美来不再因外表缺憾而担忧,但却反过来叫他感到不舒服,延续了被别人品头论足的视线。在剧中呈现出这种另类争议,正好叫我们反思「变美了就等於拥有新生活」一样的社会主流论述,是否正确,因为别人对自己判断的目光,不便随着整容以後便消失,反而会变本加厉。(推荐阅读:瘦身是政治问题:女人的身体,何必由男人的审美决定)
 
尤其是,正当美来曾经在脸上动刀的事实,被周遭的同学踢爆以後,有些立心不良的同学,便借以「江南美人」(意即她只是曾经在盛行整容的江南地区换了脸,才成为的人工美人)的负面标签,对她侮辱。所以,整容一事,在韩国社会内,只能为女性带来短暂的平静生活而已,那种歧视总是挥之不去的。